最新资讯:
Duost News
伊朗华语台 人物 公司 国际 国内 视频
谱牒研究
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回顾

山东临清“仁寿堂”马氏族谱考(上)

来源: 评论: 点击: 我来说两句
 在我国回族民俗文化语言中,有一句常常挂在人们口头上的话叫做“十个回回九个马,剩下一个是哈沙。”这句话虽极言回族姓氏中马姓之多,但也反映了各地马姓人口状况。就山东回族马姓来说,据我了解,其实宗源多出,宗族派系繁杂,和人口的众多,实在是其他各姓难以比肩的。山东马姓有从河北来、山西来、河南来、西北来、南京来,有郓城马、枣强马、南京马、湖北马,仅济南党家一镇就有两三支宗源不同之马姓。有许多无谱之马,有许多口传源徙无谱之马,有许多追溯元明有牒之马。虽疑点颇多,难以考究,但总的来说还是有许多历史渊源,民间稗见,和趣闻传言,可供史学家研究参考。南北朝文人沈约有句名言,叫做“道虽有门,迹无可联”,用来说山东回族马姓却也切当无比。马姓之“无兆迹可寻”者,确实是比比皆是。
  今因偶然机遇,得到一本山东临清回族马姓谱牒,内容繁多,有不少可供研究的历史资料。虽是民间的,但也有不少价值,今逐一介绍,并加以个人的一些拙见,以作回族谱学考辨文刊载于兹。
  该临清回族马姓来源于明初南京,为可马鲁丁之后,该谱序言及其他资料部分近三十种约120多页,其世系部分自始祖马合睦始约廿多代。辈系清楚,也较完整。在此分述如下:
  一、重修南京礼拜寺碑和重修临清老礼拜寺碑文
  在临清“马氏族谱”中保存了两篇碑文,这是山东伊斯兰教,甚至中国伊斯兰教文化中弥足珍贵的两篇古籍文献。其一是明弘治五年王鏊撰文之“重修南京两礼拜寺碑记”,其二是明万历戊戌年马象坤撰文之“重建临清老礼拜寺碑记。”
  (一)重修南京两礼拜寺碑记
  临清“马氏族谱”中记载,这篇碑记有两部分,碑文前有篇“序文”,述说修建两寺初始及重修碑记之事。
  1、碑“序”
  “明洪武十一年,勅建礼拜寺一所于金陵,一题净觉寺,命马鲁坤丁居之,司其教事;一题礼拜寺,命亦卜剌金居之,司其教事。御书百字赞褒清真,以示优异,有重修碑记附于后。”
  这篇序文与正史记载略有出入,容后对照考辨之。
  2、碑文
  “西域教门,精微蕴奥,宏传蕃衍①,自君臣、父子、夫妇、昆弟,朋友之伦,以重②天文、医卜、农圃、小道之木,靡不该存,靡不与中国情俗相仿佛。盖其国土居昆仑之中央,故其人性秉中和,不涉乖畸。我太祖高皇帝,开基定鼎,亦卜剌金,马鲁坤丁内附③,物蒙恩渥④,垂泽至今。但勅建净觉、礼拜二寺⑤之由,无人考证。及睹各姓勅书,廼知洪武初年⑥,有亦卜剌金、马鲁坤丁等,原系西域鲁密⑦天房国人,为征金川开元地而⑧遂从金山境内随宋国公⑨归附中华。钦蒙高帝喜其宾服,钦赏紵丝、银、钞等物,着落礼部给与脚力,前往永平府搬取家小,赴京居住。因⑩勅建二寺安扎。将马鲁坤丁?輥?輯?訛等五户分在望月楼、净觉寺居住,将亦卜拉金等八户分在城南礼拜寺居住。子孙习学真经,焚修香火,祝延圣寿。隶籍江宁县,优免差役。永乐三年二月,钦取四户入京,着在四泽錧学习。子孙至今优免差役,现存?輥?輰?訛九户在此学习?輥?輱?訛本教,祝延不缺?輥?輲?訛,节奉?輥?輳?訛礼部劄符事理,猗欤休哉?輥?輴?訛!高帝聪明神武,非其教实有可遵,果不谬于中国先王之道,恶能与居与处,免役免徭?且布匹钞锭之类颁?輥?輵?訛,紵丝靴袄之屡给若是。则净觉礼拜二寺之基,洵?輥?輶?訛非谣祠?輥?輷?訛可比。市廛之处,易侵易越;即尺土寸楹,皆高皇帝神灵所凭依矣!今幸马鲁坤丁、亦卜剌金等子孙,果能世守焚修不缺。瞻礼殿廷者,睹金铺而生严畏之心,仰雕甍而肃敬恭之度。则兹寺也,固宜与国祚绵延于亿万斯年乎!今遇重修?輦?輮?訛,各姓祈置碑勅石,以垂不朽,而余敬为之记。
  弘治五年壬子秋月吉日?輦?輯?訛
  赐进士奉训大夫?輦?輰?訛右春坊右谕德吴郡王鏊撰文。
  进士奉训大夫司经局洗马?輦?輱?訛,西平 杨杰 书丹。
  3、注释
  ①宏传蕃衍——根据正史应为“宏博广衍”。
  ②以重——应为“以至”。
  ③马鲁坤丁——正史为“可马鲁丁”。
  ④物蒙恩渥——应为“特蒙恩渥”。
  ⑤净觉、礼拜二寺——正史为“礼拜、净觉”。
  ⑥廼知洪武初年——“廼”与“乃”通。正史为洪武二十一年。
  ⑦鲁密——一说为“也门”。其实在明代鲁密(迷)是指奥斯曼土尔其帝国,明嘉靖年间鲁迷曾遣使五次来华。
  ⑧金川开元地而——“金川”应为“金山”,“地而”应为“地面”。“金山”一书说为辽宁、吉林一带。“宋国公冯胜曾征讨北元丞相纳哈出,兵临金山”。(今内蒙—吉林一线)
  ⑨宋国公——冯胜,曾征东北(洪武二十年)西北(洪武三年)。
  ⑩因——正史原为“因而”。
  ?輥?輯?訛马鲁坤丁——正史为“可马鲁丁”,疑是“马德鲁丁”,城南礼拜寺原在中华门外回回营中。
  ?輥?輰?訛现存——正史为“见存”。
  ?輥?輱?訛学习——正史为“习学”。
  ?輥?輲?訛祝延——“祈祝长寿”意。
  ?輥?輳?訛节奉——一切按礼部要求程序办理。
  ?輥?輴?訛猗欤休哉——猗欤,叹美词,意为“好啊”。休哉,美好意。这句意为太善美了。
  ?輥?輵?訛类颁——应为“频颁”。
  ?輥?輶?訛洵——实在,确实。
  ?輥?輷?訛谣祠——淫祠。
  ?輦?輮?訛重修——正史为“加重修葺”。
  ?輦?輯?訛秋月——正史为“秋九月”,弘治五年为1492年。
  ?輦?輰?訛奉训大夫——明代为正五品。
  ?輦?輱?訛洗马——太子属官,一作“先马”,在马前的前驱。入则秘书,掌国籍等,出则前驱导仪。
  4、考辨
  对于这段“序言”和“碑文”需要作一些考辨的原因,是由于在另一些“史料”中,有与其相同或相异的记载,有一些暗自吻合,有一些矛盾错讹,有一些似是而非,在这里需要一一说明,一一澄清,或作一些考辨,或作一些考究,或肯定或置疑,或否定,总之想从如下几点说几句。
  (1)关于碑文前的“序”文
  在我注释碑文时,用了“正史”,认为,所谓“正史”也仅是伊斯兰等文化传闻中的另一种版本。
  譬如据史料载,《永乐三年碑文》有“洪武二十五年三月十四日,咸阳王赛典赤七世孙赛哈智赴内府宣谕……分作两处盖造礼拜寺两座,南京应天府三山街铜作坊一座,陕西承宣布政司西安府长安县子午巷一座。”
  这段碑文是涉及全国性的建寺记录(南京长安)时间是洪武二十五年。即公元一三九二年,离永乐三年即1405年约十三年。这里未提南京城南礼拜寺事。这是疑点一。
  “序”文写为明洪武十一年敕建南京二寺,这是疑点二。
  这里有两个疑点待考。
  (2)关于南京清真寺的修建。
  据史料称:“洪武二十五年敕建三山街铜作坊礼拜寺(净觉寺)和城南礼拜寺(雨花台山南回回司天监所在地),并在城南辟回回聚居区(回回营)、礼遇海达儿、郑阿里、阿都剌、马沙亦黑、马哈麻、可马鲁丁、亦卜拉欣、温尔里、伍儒等学者,……。”
  另一段史料记载:据传敕建城南礼拜寺大门为午朝门式,有五门、大殿等建筑,梁柱雕九龙悬珠,面积有72间,柱基直径有60公分,丹墀为云水座束腰,其宏伟壮丽可与三山街铜作坊礼拜寺相比美。
  还有一段史料载:南京,太平天国时被毁清真寺二十四座,净觉寺、城南清真寺均在其列。后湘军又一次烧毁净觉寺遗留房舍。
  从这几段史料可证:洪武二十五年南京确建两寺,而规模宏大,终毁于清咸同年间。
  (3)关于马鲁坤丁其人。
  马鲁坤丁,在其他史书上写为可马鲁丁,另还有一个马德鲁丁。关于马德鲁丁,史料记载详细,今引证如下:
  马德鲁丁(?—1374)明代回回天文学家,原籍沙特吉达人,精通教义,天文,历算。洪武二年(1369)携马沙亦黑、马哈麻、马哈沙三子自西亚来中国,时逢宋国公占甘肃临洮。“依宋国公内附”,后授回回司天监监正,并被朱元璋赐姓马,受封“大测堂”堂号,洪武五年携马哈沙回故里,朝觐。洪武七年返回病故。其三年均定居中国并在回回司天监任职。
  从这段记录上来看,马德鲁丁与临清马始祖马鲁坤丁并非一人。其中有五点异同之辨。
  ①马德鲁丁来华为洪武二年,三年入附宋国公,而马鲁坤丁应为洪武二十年入附宋国公。
  ②马德鲁丁原籍吉达港,马鲁坤丁为土尔其人应为突厥人。
  ③马德鲁丁从西亚到甘肃遇宋国公冯胜,马鲁坤丁在东北辽河边遇宋国公,远在其后十七年,而马德鲁丁于洪武七年已病逝,死后十三年马鲁坤丁才入附。
  ④马德鲁丁赐姓马,堂号为“大测堂”,马鲁坤丁在临清支堂号为“仁寿堂”。
  ⑤马德鲁丁以回回天文著世,其子也在回回司天监,马鲁坤丁为掌教,子孙为翰林院编修,基本上以编修国史类为主。
  为什么要考辨马德鲁丁和马鲁坤丁二人,因临清马氏家谱把二人混而为一,这部家谱中有一篇“明洪武十五年敕赐回回马哈麻等翰林院编修职书文”,年代为洪武十五年马鲁坤丁还未入附,马哈麻不是他的儿子,应该是马德鲁丁的第二个儿子,其长子为马沙亦黑。另一篇史书上记录情况可作佐证:“史称洪武十五年秋,太祖命翰林吴宗伯,李翀及海达尔,阿达兀丁(阿都剌)偕回回大师马沙亦黑,马哈麻译天文秘书。”这是其一。
  其二,马鲁坤丁看来与可马鲁丁是一个人。另一史书载“王鏊碑”与这部谱书中载的碑文大同小异,或基本相同,只是上书为可马鲁丁。另有《湖熟马氏宗谱》一书载:可马鲁丁,亦卜拉金,四夷馆教习,正八品,原籍鲁密,参与翰林院四夷馆所隶回回文字馆编译教习等职事……洪武二十年,可马鲁丁由金山迁来,家族为“赐金堂。”
  (4)关于碑文
  这部谱书上的碑文,与其他史书上所载略同,看来是真实可靠的,由此碑可证实如下几点。
  ①据说南京净觉寺元代即有,洪武二十五年重修,或曰敕建,这里不是洪武初年也不是洪武十五年,而是二十五年,有史为证(详见上文几篇史料)。这样应有三方碑,一为洪武二十五碑,二为永乐三年碑,三为弘治五年碑。现仅存弘治五年碑文。
  ②洪武二十五年是公元一三九二年,永乐三年是公元一四〇五年,弘治五年是公元一四九二年,在这一百年时间内,寺的变化如何,碑文中并未记录,仅记洪武永乐年间有关马氏和金氏主持寺务的情况。
  ③碑文未记马鲁坤丁子孙情况,仅有其子孙“果能世守焚修不缺”,可见马氏与金氏子孙是教门世家,在两寺主持了几代寺务起码有100年之久。
  (二)重建临清老礼拜寺碑记
  临清老礼拜寺,为元代建筑在今北清真寺正西,三寺(另一东大寺)在一个中轴线上,今老寺已不存,寺址也难觅。
  1、碑文
  清源①旧有回回教,从来远矣!教有礼拜寺座落卫河之浒②。盖肇于③义民良之季孙马征云。其寺草创多□,仍固陋④。厥后⑤,马之子孙渐蕃,教之族属更果多。而旧制狭隘。于是人怀更新之虑,而力未优也。迨万历改元之二十六年⑥,号参宇讳秉和者,以马之世及,袭掌教事。瞻礼之暇,低徊久之⑦。已而长叹。客有雨桥林翠等⑧,窥其微者,从旁诘之,参宇曰:清源当燕赵孔道⑨,使车轴辏⑩,吾教系宇内山斗?輥?輯?訛。寺址局促?輥?輰?訛如是,非所以尊崇真教而继述祖德也。吾是以叹。客因正色曰:君有此念甚,盛心也。谓:宜见之行事,空嗟胡为?輥?輱?訛?参宇曰:然。于是偕诸客矢天誓日?輥?輲?訛,各捐囊资,复倡教中嗜义?輥?輳?訛辈,协力佐赞。鸠匠抡材,经营筹度蠲吉?輥?輴?訛始事,凡数越月,而厥工告竣。有一中阁以省心?輥?輵?訛,有群翼室?輥?輶?訛以授业。有正殿以朝见参。耸其围垣。藻其栥楹?輥?輷?訛。院以砖砌,门栏石装,克拓旧制,巍然焕然。于是舆情?輦?輮?訛欢剧,相与丐记?輦?輯?訛于予。予谓宇内之国,星罗棋布,惟天房最大;宇内之教,千流万派,惟回教最正。彼其认者主,而主者真也。既辟洪濛?輦?輰?訛甫判,或轻清而上,或重浊而下,散殊而中。遂号三才。然天之开也,孰居无是;地之辟也,孰亭毒?輦?輱?訛是;人之生也,孰槖籥?輦?輲?訛是,故天有象而可仰,地有形而可即,人有血气心智而可索。至其居无是?輦?輳?訛,亭毒是,槖籥是,果何象何形,又何血气心智哉?故回教之望西朝参,没形象,见及此矣!世之聩聩?輦?輴?訛者曰:回回之昕?輦?輵?訛文拜礼者,天耳。夫以下叩上,迹似朝天,而意不在天,譬之百司执事望阙叩首,而意不在天阙,其所朝者,阙中之主耳,故曰回回之所主者真也。惜乎晚近以来,教清而人浊,道真而习伪,不能不动抚时者之文感?輦?輶?訛。诸君子若能合志同方。无务祓除?輦?輷?訛其形骸,务澡雪其心神;无务粉饰其体貌,务朴茂其躬修;庶几我以清率,孰以浊应,我以真唱,孰以伪答。则是举也,匪直恢阔前基,将一代之人心,世教攸赖矣?輧?輮?訛!功岂小补哉!予故因记,而复广说。
       明万历戊戌?輧?輯?訛仲夏之吉。
       明万历丁酉科举人任直隶武清县知县
                 马象坤 撰文
  2、注释
  ①清源——即临清。
  ②浒——水边。
  ③肇于——起自于或始于。“季孙”应为第三个孙子。
  ④多仍固陋——固,鄙陋。固陋原指见识浅陋且不知禁忌,此处指寺殿建筑简单、简陋。
  ⑤厥后——这以后。
  ⑥万历改元之二十六年——即公元一五九八年。
  ⑦低徊久之——低首徘徊了很久。
  ⑧雨桥林翠等——雨桥一人,林翠一人,两人或两人以上。
  ⑨燕赵孔道——燕赵均为北国,即北方大道。也可能是“燕越孔道”、南北大道。
  ⑩轴辏——可能是“辐辏”(fúcòu)比喻人或物汇聚之处,这里指清源是南北车辆人员交汇之处。
  ?輥?輯?訛山斗——泰山北斗。
  ?輥?輰?訛局促——地方狭窄。
  ?輥?輱?訛空嗟胡为——只是叹息又有何用?
  ?輥?輲?訛矢天誓日——向天地发誓。
  ?輥?輳?訛嗜义——嗜,嗜好,这里是热衷于义事的人。
  ?輥?輴?訛蠲吉——音(juān),选择吉日。
  ?輥?輵?訛省心——殿阁名,“省心阁”,不少大寺中都有。
  ?輥?輶?訛翼室——两边的房间,即今日所谓南北讲堂。
  ?輥?輷?訛栥楹——可能是梁楹。
  ?輦?輮?訛舆情——大家的心愿,欢剧即“欢聚”。
  ?輦?輯?訛丐记——请求为他们写碑记。
  ?輦?輰?訛洪濛——也称“洪荒”,混沌蒙昧,甫判、初开的意思。
  ?輦?輱?訛亭毒——化育、养育的意思。
  ?輦?輲?訛槖籥——动力、源泉的意思。
  ?輦?輳?訛至其居无是——这几句应译成“至于,如果人无居处,没有化育之主,没有动力源泉,又哪来的形和象,又哪有什么血气和心智呢?”
  ?輦?輴?訛聩聩——音(kuì),昏聩,指世间向那些昏聩糊涂之人。
  ?輦?輵?訛昕——昕,明亮,昕文,明白事理之人。
  ?輦?輶?訛抚时者之文感——关心时事的人要写文章的感情。
  ?輦?輷?訛祓除——(fú)扫除。
  ?輧?輮?訛攸赖——依赖的意思。
  ?輧?輯?訛戊戌——万历戊戌年是万历二十六年即公元一五九八年,作者马象坤中举于万历丁酉年,即万历二十五年,公元一五九七年。
  3、考辨
  ①这部重建临清老礼拜寺碑记写于明万历年间,其始应在明景泰至咸化年间,碑文中记它“草创”,于马良之季孙马征。马良是永乐一正统年间人,马征应不会早于正统年间(1436年左右)创寺,这里有两个疑点,一是据史料载临清老寺始建于元,那么,马征之建寺可能是虚妄之言,二是临清北礼拜寺是新寺,始建于明,北礼拜寺内现存大清嘉庆碑载:“清真北礼拜寺创自前明,重修于崇祯时。”那么,马征之“草创”之寺是否是这座北寺呢?又据这座北寺是常遇春所创,马征不可能是草创北寺第一人,又据说北寺有“洪寺”之称,很可能是洪姓回族之首创。
  ②马参宇是万历二十六年扩修老寺,万历二十六年是公元1598年,这里又有两点可资证明的。其一是老寺在明万历年间还是十分狭小“固陋”的。明万历后才有所扩大,据说“文革”左右,老寺才被彻底毁坏,而毁前寺址并不太小。其二是明初“北清真寺”已修建成,明代三寺并立,且由东向西均在一个中轴线上。
  ③这篇碑文还有一个特点,即大量的对白,这是一般碑文所少见的,从“窥其微者,从旁诘之……”至“参宇曰,然。”近八十余字极尽马氏八世祖马参宇决心修寺的心态。
  ④对天地形象的阐述,结合伊斯兰教无形无象教理,颇有哲学玄奥的意味,也是本文的特色。
  ⑤对聩聩者不解真教之意而“由清入浊”,要求教门人“澡雪心神”,“朴茂躬修”,修寺不仅是“恢阔前基”,也是提升一代人教门之心攸关的大事。
                  (未完待续)
分享: 更多
点击排行
人气排行
图片甄选
京ICP备11021200号 本站内容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Coppyright2009@musilin.net.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域名版权归北京阳光盛景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