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Duost News
伊朗华语台 人物 公司 国际 国内 视频
回族社区
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回顾

我爱济南回中

来源: 评论: 点击: 我来说两句
 一九五五年秋,我在济南一回小毕业。考入山东省济南回民中学,分配在初中五级四班。三年的初中学习和生活,在一生中虽不是最重要的,但留下的记忆却是非常深刻的。
  一、我们的学校
  山东省济南回民中学创建于共和国成立不久的一九五一年。是党的民族政策的重大硕果;是党关心回族教育和青少年成长的重要体现。
  我入校时,仅有初中部,三个年级十一个班。全校约有700多名学生和三四位教职员。那时,回中已从清真南大寺搬到永庆街南头路西的一个大院子里。学校门口右边挂着马次唐校长手书的校牌。“山东省济南回民中学”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透着办学的自信和挺拔的办学精神。进入两扇黑漆大门,过道中是传达室。传达室墙上有个大玻璃窗,上面经常插放着一些教师的信件。学校是两处院落,前院稍小后院大些,没有操场。两院中间是个月亮门。前院的东屋、北屋是二年级教室。南侧是一个高台,有石阶而上。上面是校长、主任室和一些教研室及后勤、政工科室。后院南、北、西屋是一年级和三年级的教室,院西北角是周老师管理的学校图书室,东屋是团总支和航模活动室。月亮门的北侧是地理老师陆钦源先生的宿舍和物理教研组,沿着门前的一条砖路通到语文教研组所在的小北院和施群先生的宿舍。在前院的中央有个不大的花坛,春夏开着各色美丽的花,最引人注目的鲜艳欲滴的美人蕉。学校有大小两个操场。小的在学校对面,大的在林祥南街(即现在的信息工程学院)。那里有200米跑道围着的场子。场中有各种器械。在操场西部是新建的大礼堂。当时,回中在全省回族中招生,有很多寄宿住在距大操场不远的宿舍里。大操场对面是市中区公安分局的训犬基地,日夜传出犬吠声,很能引起我们的好奇心。
  济南回中所在的永庆街不宽,北头在经四路上,距新建的人民商场及大观园不远。南头在经五纬一路。整条街虽无大店铺和娱乐场所,住户也是密密麻麻,非常热闹。回中的迁入给永庆街增添一景。回中虽座落在汉族街区,但与附近居民很和睦,民族团结搞得很好。
  济南回民中学当时是山东省唯一一所民族中学,学生来自全省各地,也是全省青少年非常仰慕的地方。至今,济南回中已建校六十周年,他为回、汉及其他少数民族培养了数以千计的人才。有学者名人,解放军干部、著名医生、艺术家、篮球明星、摔跤冠军和武术名家。当今的济南回中今非昔比,有目共睹,不再赘述
  二、记忆中的老师
  在回中学习的三年中,有十多位老师为我们任课。他们有的是经验丰富的老教师,有的是优秀的青年教师。有部队专业的退伍干部,也有驰名篮坛的宿将和长跑冠军。如体育老师刘碁带领下的“红黄”篮球队名冠泉城。这些先生为山东的民族教育献出毕生精力。现在记忆较深的有几位的点滴写在后面,以表对他(她们)的怀念。
  我的班主任名叫燕芬,是个27、8岁的女老师,她是物理教研组组长。个子不高,圆圆的脸上有几颗雀斑,对同学充满母爱。无论上课或者找同学谈话,都是轻声慢语,态度和蔼、谆谆善诱。对于她讲的物理课已印象不深,但她给我们讲的牛顿、瓦特、爱迪生、法拉第等科学家奋斗的故事却深深地打动过我幼小的心灵。启迪了我阅读科学家传记的兴趣。如《牛顿传》、《居里夫人传》、《罗诺诺夫传》,便是那时读的。燕老师平时很关心同学们的学习和生活,就象母亲生怕自己的孩子在外面掉进泥坑那样,无微不至。有两件事我至今记忆犹新:一是我在初二时,加入青年团(共青团前身),与我要好的两位同学误会我是“打小报告”才获得这份荣誉。就与我发生隔阂。燕老师从我们放学不在一起走,就发现我们的团结出了问题,便多次找我们谈话,使我们合好如初。二是我班有一对同学发生早恋。这种事不仅影响自己的学习,也不利于同学间的团结。燕老师知道后,不是直接批评、谴责,而是通过团干部中的女同学,用一帮一的办法去劝解那位女同学。虽然效果不好,还酿成一场风波。但燕老师也没有处分任何人。九十年代初,有一次我在济南火车站看到了老态龙钟的燕老师,上前打招呼,可她已记不起我这个早年的学生了。看着老师我心中不免有点凄凉。
  王子彝先生是个个子不高,微微发胖的小老头。王先生教授中国地理,每次来讲,腋下总是夹着一卷地图。进教室让同学帮着挂好地图后,便开讲。讲到哪个省区便简略地将那省区的形状画在黑板上。先把接界各省标出,然后随讲随用彩色笔把各种地形、山脉、河流画出来。再讲矿产、经济作物、土特产,再用大小不同的圈圈标明大中城市的同时,介绍风土人情、民俗、民间手艺。这时,他的幽默、风趣的性格便充分发挥出来,有时用自己的秃头做个比喻,有时拿同学的鼻子、耳朵打比方,还用提问的方式,与同学互动,启发大家的思考,王子彝老师仅教了我们一年,便换成陆钦源先生。
  陆钦源先生是个文静的南方人,瘦瘦的身材,戴副白框眼镜。他为人随和,爱和同学们接触,感情融洽的性格使我印象特别深。由于他就住在我们教室对面,便成了我们课间休息室。他是独身,屋里仅有一张床和一张课桌,他喜欢音乐。尤其喜欢唱俄语歌曲。他床上常放着一件乐器和一本打开的俄语歌集。我常到他屋里玩,就听他慢声轻唱着“喀秋莎”、“小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等歌曲。我会唱俄语的“小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就是跟他学的。可惜他教了不长时间,便调离回中,到济南十四中任教。后来,因时代的原因他离开了他所喜欢的教育事业。两位地理老师为我描绘了祖国大地的美丽富饶、辽阔丰富,使我更加热爱伟大的祖国。
  张朵山先生是我们的语文老师。张先生三十多岁,脸上有些沧桑之感。他讲解古文、古诗和朗读时,我觉得有点私塾先生的样子,让人感到好笑好玩。下课后匆匆离去时,总让我想起孔乙己匆忙走出咸亨酒店的背影。他讲得现代汉语课,我一篇也没记住,但几段古文却让我受用终生。如《论语》中的“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等,都是作为座右铭写在床头案边的。他讲得宋代欧阳修的《醉翁亭记》开启了喜爱古散文游记的端倪。张老师仅教了我们二年,便赶上“反右”斗争。他因在国军的校级荣衔而受到质疑。幸好他为人忠厚老实,做事谨小慎微,清清白白,与同事相处的很好,幸免一劫,便从此也受到了冷落。他是对我语文水平影响最深的先生之一,我时时牵挂着他。三年级新换的语文老师叫施群,是从部队转业的干部。人非常精干,不拘言笑。在课堂上生了气,便言辞激烈,脸色由白变红,他对我们几个小玩皮很反感,动不动就找碴训斥。有次上作文课,他出了一道自由发挥的题目,同学们各显其能,金宗礼以金马海战为题,写了一首长诗,我觉得写得不错。谁知发作文时,施先生把金宗礼批得体无完肤,给他打了“0”分。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何这样。其实,施先生是位正直的人,可能在部队养成的习惯。他严肃认真、爱整洁,一丝不苟。后来,接触多了,我感到他也有温和可亲的一面。例如,那时他刚新婚燕尔,宿舍桌子上摆着他和师母的结婚照,我们问他,他会得意的微微一笑,接着便红了脸,有时还摸摸我们的头,感到非常亲切,慢慢地我也改变了对他的看法,与他亲近多了。他一直在济南回中教到退休,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民族教育事业,是位值得尊敬的先生。
  代数是我最有兴趣的科目,却碰到一位青年教师,他叫孔令耀。他是曲阜师范毕业不久。刚来时,年龄也就二十岁上下,比学生大不了几岁。孔先生长得很漂亮,浓眉大眼,脸色白里透红,挺爱笑,一笑脸上有两个深深的酒涡,演话剧扮女生绝无问题。孔先生虽年轻但课讲得挺好,他讲课清楚明白,认真仔细。听他讲课同学们能全神贯注。我从心里喜欢他,愿意听他的课,在所有学科中,我代数学得最踏实。在孔先生教我的二三年中,我有两次使他很尴尬。一次是他刚来不久,课间他到我们班来玩。正赶上我与宗孔、英明几人围在一起玩一种叫“解放台湾”的游戏。即在一个方形棋盘上摆着写有“台湾”、“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陈立夫”和陆海空军字样的大小不同的方块。要想法用陆海空军四个小块把蒋宋孔陈与台湾隔开。我转了很久也不成功,便脱口骂道:“都是这个孔挨刀的。”(指无法把孔祥熙弄到下面去),这时不知谁推了我一下,我抬头一看,“嚯!”孔先生就站在我对面,虽然微笑着,却脸色通红,很尴尬的样子。我想坏事了,其实什么事也没发生。另一次是演算习题的事,有次孔老师在黑板上为我们做了一道求证题。步骤挺多,运算也麻烦。讲完后,他让同学们自己做作业,我觉得他那种做法太繁复,自己用另一种简单的方法同样可以求证便写在纸上,等他走近我的课桌时,拿给他看,并问他“这样做更简单,你看对吗?”他接过来匆匆看了一眼,边说“很好,很好”边向后排走去。不知为何脸却突然红了。我也觉得有些唐突,没有再追着问。这两件微不足道的事,先生可能早没有印象,可在我人生路上却是两次深刻教训,使我懂得做人要谦虚随和,要处处尊重前辈和师长。毕业后,好多年我都没有再见孔令耀先生。直到1991年我为女儿去回中转“团关系”,在回中教务处又见到孔老师,他那时已是教务处主任了,已满头白头,显出老态。他居然一眼便认出了我这个多年前的玩皮学生。从那时起又是二十年过去了,不知孔先生过得可好。
  还有许多老师的音容笑貌时常在我脑海中跳动。象刘育民、向阳、刘碁、刘素贞、张本淳、金衍莲、满就满等先生都在我成长的路上,付出了许多,为塑造我的人格出过力,2007年张本淳先生去世时,我参加了殡葬仪式。看到来参加的满头白发的向阳老师和拄着拐杖的金衍莲老师,心中有说不出的感伤。老师老了,学生也老了,但共同走过的那激情岁月却不会老,它将永远留在学生的记忆中。
  济南回中三年的学习生涯,老师们的教诲、历炼对我人格的形成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对我精神、情操、思想及世界观的锻造起到了夯实基础的作用。
  亲爱的母校——山东济南回中我爱你。
  祝你蒸蒸日升,创出佳绩。
 
分享: 更多
点击排行
人气排行
图片甄选
京ICP备11021200号 本站内容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Coppyright2009@musilin.net.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域名版权归北京阳光盛景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