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Duost News
伊朗华语台 人物 公司 国际 国内 视频
阿訇风采
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回顾

中关园十九号的故事

来源: 评论: 点击: 我来说两句
 回忆往事或许可以称之为老人的标志性特征了。进入花甲之年的我也无法躲避对往事的回忆,尤其是父亲归真之后的十年。那些原本细碎、残破甚至已经模糊、褪色的记忆突然像钱塘江大潮一样如约而来。潮水过后江岸河堤上留下了无数令我回味和感恩的珍宝,如星光般的在眼前闪烁。也正是在这十年里,我用心的捡拾着那些仅属于我们家族的故事情节、生活片段,将它们剪辑成“中关园十九号的故事”。它记录着我们一家的亲情、友谊和我成长的快乐与烦恼,也记录着一个女儿眼中的父亲、母亲真实、平淡的生活却伟拔不凡的精神风貌。十年,我觉得父亲都没有离开过我们,他用生命的余晖继续照耀着我们信仰的前程。
  父亲作了一辈子的教育工作,我想对教育的领域应该是很有心得。在崇尚教育的今天,很多有文化、没文化的家长都一边高喊着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一边拼命的掏腰包给孩子报班、恶补。相比之下,生活在北大这样一个教育氛围十分浓厚的圈子里,身边又有一位教学态度十分严谨的先生,我们、起码是我却没有感到这种咄咄逼人的竞争压力。父亲很善于用榜样的力量来激励我们,这首先也得益于我们拥有一个大姐在前面领跑。其实自打我记事,大姐就在学校寄宿,加上十几岁的年龄跨度,我们之间的交流基本属于枯竭状态,但大姐学习上的自觉、自律、勤奋、刻苦,不仅被记录在成绩单上,而且也体现在成功的从高中到大学的跨越之上。父亲常夸大姐有出息,无形中大姐也就成了众兄弟姐妹超越的目标。榜样就是身边最熟悉的人,就像跑步时追赶前边的人,让人总是充满了成功的希望和奋斗的勇气,我想这不能不是父亲艺术性的激励手段。
  其实人这一生会为自己制定很多目标,这是因为人生会有不同的阶段性。这很像田径项目中的跨栏运动,当你跨过第一道栏时,后面还有第二道,第三道甚至更多的栏等着你跨越,这是人生目标的层次性特点。但人生目标的基点高低不同也是一种特性,起点的高低一般都是因人、因地、因时而宜,有很大的区别和伸缩性。我上小学的同年大姐走进大学的校门,现在想起来父亲一开始就给我制定了很高的起点和跨度,当然这充分体现了父亲的自信和对每一个孩子的高度信任。他常常跟母亲说,只要孩子们能考上大学,不管再难也要供。应该说父亲不仅对我们寄予了厚望,也早早就有了吃苦作难的心理准备,五块钱的学费,对一个家庭构不成压力和重负,但五块钱乘以七,就像一座山一样沉重和可怕,更何况大学的学费远远不止五块钱。
  记得我去十九中报到的第一天,与我同行的母亲事前已瞒着我跟父亲商量好向学校申请缓交入学第一期学费,不过看到班里大部分同学家长都为孩子交了这五块钱,母亲临时改变了主意。后来我听母亲跟父亲说,咱们咬咬呀就过去了,不要让孩子因为五块钱的学费而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这种心理阴影对孩子是一种残酷的折磨。直到我的孩子也上了学,我必须面对日渐攀升的各种收费,才读懂了“咬咬牙”是什么意思,是一种怎样的付出。相信父亲和母亲都盼望着我们像大姐一样能接受高等教育、学有所成,虽然文化革命的狂澜摧毁了十七年刚刚搭建的中国教育的基石,我们也因此而没能圆了父亲母亲的梦,但追逐榜样、不断学习、不断进取的精神却深深的植根于我们的心中。
  平时父亲有自己的教学任务,所以对我们的学习并不过问,这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相当宽松的学习环境。但是到了假期,父亲例行要给我们追加一份作业,那就是写毛笔字。初学的写大楷,第二年就要改写小楷了,所以头一年实际就是要求初学者必须尽快的掌握软笔的书写技巧,这对于握惯了硬铅笔的小学生来说的确是个难题。从一种习惯转换到适应另一种书写方法,虽然中间只需一个“练”字,但却没有坦途也没有捷径。
  父亲并不为我们限定临摹的字帖,而是让我们在颜、柳两家中自选。颜真卿的字风骨清秀飘逸,而柳公权的体则运道更加遒劲有力,一般女孩子都喜欢临颜,我和二姐、三姐却对写柳情有独钟。哥哥和大姐各选择了什么体我不得而知,不过大姐一手娟秀的小字却处处都有颜公的神韵。
  写毛笔字讲究的是气定神清,所以写字之前父亲总是要求我们先慢慢的研墨,尽管那个时候买瓶墨汁并不需要破费几角钱。父亲说就是要在研墨的这段时间把一颗浮躁的心静下来。一开始我们的心总是张扬的难以驾驭,所以常常把一方墨磨成了翘着辫子的跛足,父亲说都有这么一个过程,并不责备什么,等到我们把墨磨平和了,心也就有了归宿。几个孩子同时练字,需要大量的纸张,父亲教我们把用过的本子装订起来,在铅笔字或钢笔字上套写浓浓的墨迹,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节约环保型的综合利用,但那个时候大家都明白是为了节省开支。这些二次利用的本子上记录着我们从涂鸦的稚嫩到流畅运笔的历练之路,在姐仨里,要属三姐的字最漂亮、最出采了。我们知道父亲从没打算把孩子培养成书法的名家,而只是让我们都能写出一手的好字,其实更深的道理父亲没说,但长大之后的我们都明白了写字与做人的相通之处。写字要一笔一划、横平竖直,做人也要中规中矩、张驰有度。俗话说“见字如见人”应该讲的就是这个道理。从这个角度再去重新审视父亲给我们加的这门功课,就不仅仅是练毛笔字这么单一和浅薄了。
  从上小学起,父亲要求我参与力所能及的家务劳动,一开始从最简单的倒垃圾起步。那时我很兴奋,因为在此之前哥哥姐姐每个人都有一份属于自己份内的工作,只有我因为年龄未达标还在圈子外边终日彷徨、无所事事。渴望为家庭出一份微薄之力应该正是父亲母亲意欲培养我们的责任感。那个年代曾经流传着“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社会道德观,家庭是社会的小缩影,一个不愿为家人付出爱的人,也别指望他能为社会为人人的付出,父亲把责任感这样一个大课题,细化到家务劳动中的一件件小事,在教育我们从身边做起,从现在做起。
  家务劳动也是分工明确的,比如我和三姐当时最小平时就轮流负责倒垃圾;三哥和二姐有的负责擦桌子,有的负责洗碗;大哥二哥主要帮父亲整理园子里种的庄稼、蔬菜,参与和维护园子的基本建设项目。每逢年节家里改善生活吃饺子,我跟三姐负责剁白菜,大姐、二姐帮助母亲包饺子,大家的积极参与不仅减轻了母亲的劳动强度,而且构建出一种和谐有序的祥和氛围。另外,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参与的项目也在增多,这个环节很重要,它让我们了解到自我的成长空间。升入高年级时,我们的衣服不再麻烦母亲动手,不但自己动手洗干净,而且将晾干的衣服一件件叠出裤线,整齐的摆放在简易的衣橱里,这种有序的生活习惯让很多同学都羡慕,当然只有我们才知道有序的生活是父亲母亲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细心调教出来的。
  上初中时,我和三姐都学会了基本的作饭技能,三姐甚至可以抄着大勺炒菜。其实根本想象不到一年后我们就被毛主席大手一挥,发配到了完全陌生的艰苦地带。我想父亲母亲也未必料到形势的变化莫测,但是他们防患于未然的劳动、创造、积累和意志品质教育,让我们在思想和生活的荒漠中,像一棵棵红柳一样坚强的生存着,在春风和细雨的呼唤中抽出成长的新枝绿叶,勇敢的绽放着坚强与美丽,这应该才是教育所体现的意义和作用吧。
  从小就培养孩子的理财本领,很多人都会认为这是来自西方经济发达国家的现代教育理念,其实这完全是一种媒体刻意的误导。换个更客观的说法,我们成长的年代因为普遍的低收入和由此造成的贫困现状,大人的精打细算尚且度日为艰,哪有闲钱让孩子来糟践呢。甚至二十年后已为人父母的我们,对这个西方泊来的教育观念虽然持赞同意见,却仍然难以付诸行动,说到底还是一个“穷”字在作怪。幸运的是我们兄弟姐妹小时候却因为父亲母亲的远见卓识,而对理财有了亲身的体验。
  升入高年级之后,我每月有了五毛钱的月份子。五毛钱那时对我来说就是一笔不菲的财产,最重要的是怎么花这五毛钱,父母绝不干预。你可以一下子就挥霍一空,充一回大款;也可以细水长流,精打细算;可以买零嘴,也可以买小人书,如果有心积少成多买个成用的大件什么的也行,还可以委托母亲代为保存,甚至存到服务社里,我感觉一下子就拥有了一种至高的权力,有一种长大了的自豪与骄傲。在此之前,特别羡慕哥哥姐姐,尤其是上了高中的二哥听说月份子钱长到了两块。当然二哥的钱几乎全部投资在集邮的爱好中,他的月份子很快就置换成最新版的邮票联张,或者稀有的绝版,几十年过去了,二哥的邮票投资应该是最成功的案例。三哥的钱属于技术投资,那些年他最热衷于的事业除了学习之外就是鼓捣半导体。每次我们结伴去海淀玩,总会一头扎进旧货市场的无线电元件堆里,那些在我的眼里分不出彼此的小管件,三哥都能准确的叫出它们的工业名称,偶尔有特殊的发现,就会以低廉的价格买进,然后回家对那个自制的半成品小盒盒进行改装。半导体的发明权不属于三哥,但在我们家他是第一个成功者,当然这得感谢大哥、二哥的中途放弃和前期攻关,应该说三哥的成功是哥儿仨的共同努力,因为他聪明的选择了踩在大哥二哥的肩膀上出发。
  我不可能知道他们最初拥有这种权力时是如何行使的,包括我的姐姐们。我只知道前六个月自己都在疯狂的寻找花钱的感觉,什么山楂片、黑枣、杏干、酸枣面、二分一支的冰棍……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力图把五毛钱的经济作用交换值发挥到最大。有的时候抵挡不住食品的诱惑甚至要向三姐借贷,出现透支,第二个月扣除借贷常常是所剩无几。现在回想起来这大概就是学习理财必须经历的过程和付出的代价,直到一年之后,我才学会了理性的消费。
  说心里话,童年的生活虽然艰辛,但父亲母亲做到了最大限度的满足着我们的身体发育需求,除了一日三餐的保证之外,每天还有一块硬球糖的恩赐;家里种的那架葡萄,每年奉献出几十斤的果实;夏天父亲母亲常常买回一毛钱一堆的西红柿,加工成果肉或果汁,偶尔还有一两个西瓜供全家人打牙祭,跟众多的同龄人相比,我是幸福的。当然从欲望的要求讲,人可能永远也不会满足,但是这不意味着就必须用更多的钱去铺平欲望之路。我想父母的不干预正是让我们自觉的学会克制欲望,当然我也必须要感谢我的哥哥姐姐们,因为他们的投资意识不可避免的对我产生着积极的影响。从六年级开始,我把每月的五毛钱委托母亲代管,半年之后在母亲的陪伴下,我用这笔钱从商店里买回了有生以来穿的第一双尼龙袜,后来上了中学,我又用积储的钱买了一件塑料雨衣。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明白了应该买什么,不应该买什么,钱要花在刀刃上。从小时候的投资选择其实也暗喻着你的命运和你驾驭命运的能力,在外人眼里我一生都收入不高,过着清贫的日子,但就是因为善于把有数的收入做到最大化的提升和增值,日子里充满了富足和感恩。父母的这种理财教育被我延续到女儿的身上,这对她选择财会专业学习进修有着直接的影响,相信那段近似游戏的早期实践对她的一生都会有所帮助吧。
 
分享: 更多
点击排行
人气排行
图片甄选
京ICP备11021200号 本站内容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Coppyright2009@musilin.net.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域名版权归北京阳光盛景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