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Duost News
伊朗华语台 人物 公司 国际 国内 视频
阿訇风采
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回顾

沙怀平传记

来源: 评论: 点击: 我来说两句
沙怀平传记
⊙沙作军
 
沂水县,第四区,
来了个老表李敬渔,
李敬渔,指导员,
清真寺里把话谈,
拉队伍,搞抗战,
回民应该走在前,
 
沙怀平,很赞成,
村西找了丁连明,
组织回民伊光队,
清真寺里摆了营,
供吃供穿又供住,
为打日本练本领。
  这是抗日战争时期,流传在沂蒙山区沂水县一带的一首民谣。民谣中的主人公之一沙怀平,是淄博市临淄区金岭回族镇人,经名穆萨。自幼年致力于民族宗教事业,虽然历经艰难曲折,但依然笃守信仰,不改初衷,贡献出了自己的毕生精力。从1936年挂帐后,他先后接受沂水、沂源、潍城、郯城、淄川、周村等地聘请,担任清真寺教长。1941年后,被选为山东省第一届参议会参议员、潍坊市政协委员、淄博市政协委员以及益都县、潍城区、桓台县、淄川区、临淄区政协委员。
  沙怀平出生于教门世家,自幼追随其父沙英亮大阿訇学习伊斯俩目教门(伊斯兰教义),16岁时被推荐到济南北大寺、泰安大梭庄清真寺等地跟随海朝英、海子英大阿訇学习古兰经。1933年他学有小成后,又转到北京“清真普寿寺”,即锦什坊街清真寺和西四牌楼清真寺跟随金阿訇继续学习深造。
  沙怀平性格沉静勤奋好学,他在学习伊斯兰教经典的同时,还报名参加了中文补习班学习国语,期间结识了进步回族教师黑松浮、黑松年,并建立了深厚友谊。中文补习班是北京地下党组织发起的,老师们在补习国语知识的同时,积极宣传各民族团结起来,共同抵御侵略等救国救民的道理。就是从那一刻起,沙怀平第一次接触到中国共产党,从内心接受了中国共产党建立抗日统一战线的主张。1935年12月9日在中国共产党北平临时委员会组织领导下,北平市学生联合会决定率领北平市学生举行示威游行,宣传“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沙怀平和许多进步人士一起,跟随黑松浮、黑松年率领的学生队伍,从西四牌楼出发,经丰盛胡同向长安街挺进。长安街上人潮涌动,群情激昂,以清华、北大学生为主体的游行队伍云集在这里,大约有五、六千人之多。沙怀平跟随队伍,融入到游行示威的队伍之中。大批北平市民受到了影响,也加入到运动中来,队伍迅速扩大到近万人。沙怀平和学生们一起高呼“反对华北自治”、“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等口号,声势浩大动人心魄。游行队伍与反动军警进行了英勇搏斗,沙怀平被水浇的满身冰凌头部也受了伤,最终因体力不支撤回了清真寺。亲历12.9运动,让沙怀平看到了民族团结的力量,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精神,坚定了他抗日必胜的信心,也为日后爱国思想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36年沙怀平经过14载的游学,终于学业有成“尔林”(学识)渐深,于北京穿衣挂帐,(学习毕业),成就了阿訇之尊称。1937年沂水县上流庄穆民久慕沙阿訇中阿双通家学深厚,聘请他为上流庄清真寺教长。沙怀平素怀替圣传教之志,在任期间,他笃守教义逐户传教,谦恭待人助人为乐,建立了良好的群众基础,信教群众屡年递增。1938年10月,八路军山东纵队民运部科长、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毕业生李敬渔同志,奉纵队命令到沂水县上流庄、柳枝峪一带组建抗日武装。李敬渔同志是回族人,他利用回族人之间便于沟通的有利条件,以求“赛瓦布”(讨饭者)的身份来到上流庄,经过沙阿訇同意,在清真寺住了下来。由于清真寺条件有限,沙怀平和李敬渔同床共眠。李敬渔同志从延安来到山东时,身患疥疮,沙怀平也被传染,后来沙阿訇找人治疗两人才得以痊愈。时间稍久,沙怀平对这位做事干练、学识渊博的求“赛瓦布”者产生了极大的好感,随后便熟悉的无话不谈了。李敬渔试探着和沙怀平谈起了对时局的认识,沙阿訇表现出强烈的抗日爱国思想,李敬渔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两人的距离也一下子拉近了。特别是听说沙阿訇曾经参加过“12.9运动”以后,李敬渔表现出无以言表的激动与信任。他诚恳的向沙怀平说明来意,希望得到了沙阿訇的支持。听完李敬渔的叙述,沙怀平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兴奋和激动,他好像回到了参加12.9运动的年代,决心协助共产党八路军展开抗日工作。沙怀平立刻把村长丁连明、丁忠恒等人叫到清真寺,李敬渔从国家的角度讲述了当前中国的形势,让大家感受到了国破家亡的威胁和抗日救国的紧迫性,时任村长的丁连明和在村里颇有影响的丁忠恒等人抗日热情高涨,他们请李敬渔做教导员,以文化培训为掩护,白天组织穆民学习,晚上挨家挨户的宣传发动。通过一段时间的动员,穆斯林群众的爱国抗战热情高涨。李敬渔和沙怀平看到时机已经成熟,就选了个主麻聚礼日(礼拜五),召开了上流庄有史以来第一次全体村民大会。
  深秋的阳光格外明亮,透过苍松古柏分散成无数条光束洒向密密麻麻的人群,像是在点亮他们的心境。洗了“乌斯里”(沐浴)的穆民们倍显精神,脸上显露出激动的神情。沙阿訇身穿绿袍,头戴“泰斯塔”(领拜者带的帽子),一派宗教首领的打扮,神色凝重的站在拜主大殿前,今天他讲“卧尔兹(教义)”的内容是:“抗日救国匹夫有责。”沙阿訇激动地说道,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我东三省,杀害我同胞,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我泱泱中华,四亿炎黄子孙,岂能让小日本随意欺凌;我们要积极行动起来,有人出人,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有枪出枪,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上流庄村民群情激昂,仅有一百多户人家的村庄,就有48人报名参军,40人成为光荣的抗日战士,其中,有十六七岁的小青年,也有刚结婚的新郎,甚至还有父子一起参军入伍的情况。李敬渔和沙怀平商量后,决定部队暂时取名为“八路军伊光队”,“伊光”即伊斯兰之光的意思,李敬渔任指导员,沙怀平代理文化教员,负责教导战士们的军事训练和文化学习。那段时间里,上流庄清真寺成了营房、课堂和训练场,资金不足,沙阿訇就自掏腰包,空缺大了他就向穆民募集,一直坚持到部队开赴抗日战场。同年12月据上级指示,李敬渔带领队伍与柳枝峪(今属山东沂源县)的回族武装合编,称为“沂蒙回民支队”。后来山东纵队指挥张经武命名为“回民连”。丁文增(回民)和马学忠(回民)任正、副连长,李敬渔任指导员。1939年3月改编为山东纵队直属警卫连,麻俊(回民)任连长,马学忠(回民)任副连长,负责燕崖山织女洞(今属淄博市沂源县)八路军兵工厂的警卫任务。
  1939年日寇发起“五一”大扫荡,向我沂蒙山区根据地疯狂进犯。警卫连接到上级马上转移的命令后,同兵工厂工人们一起连夜掩埋机器。然后,掩护工人迅速转移,警卫连撤向东南方向,进而又向东北部的沂山靠拢。6月10日(农历四月二十三)早八点左右,警卫连到达绳庄(今属沂源县)与数倍于己的敌人突然相遇,随即便与敌人展开了激烈地战斗。警卫连首先抢占有利地形,发挥灵活机动的特点,给敌人以有力打击。敌人回过神后,立即组织了疯狂地反扑,敌人架起机枪、迫击炮等重型武器,向山坡上的警卫连扫射,警卫连用手榴弹、步枪顽强还击。由于警卫连武器装备差,弹药配备不足,部队首长决定不能恋战,在完成掩护老乡和工人的任务后向山区突围,战士们加强火力撕开包围圈,冲出阵地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那天的战斗进行的极其惨烈,战士刘彦法腿部受伤无法行动,他坚持将自己挑的手榴弹扔向敌人,最后被残忍的敌人活活勒死。指导员郑香山两腿被打断,战士们要背他一起撤,他坚持留下来掩护大家,子弹打完后,郑指导员手握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数名敌人同归于尽。三排长丁连营自幼习武身强体壮,在与敌人肉搏战中,独自刺死九个日寇,最后,他精疲力竭被敌人连刺数十刀壮烈牺牲。马俊盛、杨仁明、丁忠堂、丁文平等十余名战士先后牺牲。丁忠树、丁忠洋、赵厚清三名战士被敌人残忍的砍成数块,再又用火烧毁。丁忠麒、丁忠亮等五名战士负伤,直到中午才勉强甩开敌人退了下来。据目击者称,敌人受到警卫连的痛击,日军仅在南流泉(今属淄博市沂源县)就火化了一百多具日军的尸体,轻重伤员约三十几人。当时由于我警卫连组建时间短,作战经验不足,武器装备差,再加上敌众我寡,警卫连政委杨中兴等二十几名同志在这场战斗中壮烈牺牲,仅上流庄就有十四名。当时,正值麦收季节,天气炎热,待上流庄的乡亲们闻讯赶去收拾烈士遗骸时,已是血肉模糊,蝇蛆遍体,气味熏人,难以辩认。被砍被烧的警卫连战士,东一块、西一块,更是难以收拾,那场面真是惨不忍睹。乡亲们把这些尸首抬回家乡,眼望着这些魂归故里的英雄男儿,上流庄的男女老幼全都沉浸在悲痛中,沙怀平阿訇和大家用最高的规格,为这些伊斯兰健儿站了“者那则”(伊斯兰教入葬礼仪)。沙怀平阿訇讲述了战斗经过,乡亲们被日寇卑劣残暴的行径激怒,他们没有害怕屈服,在以后的日子里,上流庄又有三十余名伊斯兰健儿参加了抗日队伍,为牺牲的亲人报仇雪恨。同年8月份,八路军山东纵队张经武司令员指示,由麻俊和马学忠重建“回民连”,不久,战士们逐渐归队,并很快发展到了120多人。后来这支队伍又开赴到抗日战场,在智取伊英、歼灭秦启荣、王尚志等战斗中,立下了巨大功勋。解放战争中,在沙怀平阿訇的感召下,有数名亲人走上了革命道路,妻兄有二人在孟良崮战役中牺牲,二哥沙怀喜也身负重伤,父亲被蒋匪军迫害而死,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巨大贡献。回族非常注重族缘、教缘、亲缘,现在上流庄人民还保持着,每逢农历四月二十三日,都为烈士们“开经”(祈求真主护佑)的传统,他们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贡献了宝贵的生命,是沂蒙山人民和穆斯林的骄傲自豪。
  1941年7月26日,山东省第一届参议会在沂南县青龙寺召开,沙怀平被推选为参议员,参加大会并受到八路军山东纵队司令员张经武的亲切接见。张司令员称赞沙阿訇有着高尚的爱国情操,为抗日救国付出了人力、物力和财力,对八路军的帮助非常大,是八路阿訇。1942年沙怀平在上流庄清真寺留任两届后,谢绝了穆民们的挽留,应马站沙家庄穆民邀请担任清真寺教长,沙家庄地处沂蒙山区,与抗日根据地相距不远,山纵民运科长李敬渔同志找到沙阿訇,希望他能利用自己的身份作掩护,发挥人缘好影响力大的优势,从山外购买些药材、粮食、枪械来补充军需,沙阿訇不加思索地答应下来。沙怀平利用冬季农闲时节,以回家省亲为由回到了鲁中地区,那年的冬天特别寒冷,沙阿訇为了早日帮八路军建成军需补给网络,终日奔走在金岭镇、湖田、淄川、博山、太河之间,爬冰卧雪历经艰辛,曾经两过家门而不入,经过一段时间的运作,沙怀平协助八路军建立了金岭镇赵忠国,湖田马忠君,淄川刘沧州,博山赵厚福,太河马厚诚(医药世家,沙怀平阿訇的姑表亲,多次受沙怀平之托,利用淄川伪军的亲戚,为八路军购买、运送枪支弹药和药材)为主体的情报、布匹、棉花、药材、武器等物资供应网络。他们以日本”大仓洋行”作掩护,将收购的军需物资集中到淄川太河庄马厚诚经营的”福顺号中药铺”妥善保存,再由山纵派沙福泰带人运入沂蒙山根据地。据马厚诚之子马传英回忆,山纵还有另外几支物资供应网络秘密向福顺号集中,沙福泰带人以赶集买山货作掩护,白天住进太河庄客栈,晚上用马车将军需用品运走,有时候一次要运送三马车之多,有力的支持了根据地的抗日工作。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前夕,中共鲁中军区决定派一支回民武装,由李敬渔率领,驻扎在益都县云峡河、郭家桥一带回民的村庄,吸收回族青年参军,壮大我党的武装队伍。李敬渔考虑到沙阿訇在该地区有着较大的影响力,就邀请他协助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宣传动员,成立了益都回民大队,李敬渔任大队长,杨兆丰任指导员。1945年8月益都县城解放,沙阿訇协助工作组到城里、东关、坡子村等地开展宣传发动工作,该地区相继有20多名回族青年参加回民大队。不到半年,该大队发展到百人以上,活跃在益都县城周围地区,东至弥河,西至淄河,南到王坟山区及临朐县,都留下了他们活动的足迹。回民大队主要在回族群众中开展工作,启发回民革命觉悟,反奸诉苦,减租减息,帮助建立农会、妇救会、护街(村)队、儿童团等组织,协助农村街道稳定基层政权。1946年春,回民大队配合县农会在益都城内开展生产运动,创办了”大众烟厂”和”裕民烟厂”,组织建立了小车搬运工会。1946年6月至次年7月,回民大队配合主力部队与国民党军队作战,他们破坏敌人运输动脉,组织力量主动出击袭扰敌军,打击小股敌人的抢掠暴行,在一年的时间里,回民大队历经大小战斗近百次,1947年7月,在莲花盆战斗中歼敌70多人,出色的完成了战斗任务。1948年潍城解放,由于潍城清真寺毁于战火,当地穆民强烈要求恢复,为尽快落实民族宗教政策,人民政府一面把东关米市街的一座道观改为清真寺,一面请山纵民运科长李敬渔帮忙,特聘在益都工作组协助工作的沙怀平阿訇请到潍城清真寺主持教务。建筑群内有大殿3间,偏房2间,沙阿訇为了尽快让穆民恢复宗教生活,和当地穆民一起起早贪黑,修补残缺整平地面,很快把破败不堪的道观,修缮为焕然一新的清真寺,受到了人民政府和当地穆民的称赞。1951年山东省统战准备调沙怀平到省伊斯兰教协会工作,沙阿訇多次以学识不高为由谦辞不就,后来他推荐沙风阁阿訇到省伊协协助政府工作。1953年沙怀平回到阔别已久的故乡,他发现金南回族小学开设阿文课,就主动请缨一方面教授阿语,另一方面协助清真寺教长处理教务。同年被选为政协委员,参加了桓台县、淄博市政治协商会议。1956年,淄川区太河庄聘请沙怀平阿訇为清真寺教长,他到任以后,兴利除弊移风易俗,使当地教门事业有了良好的开端。他利用空余时间积极宣传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和群众一起参加劳动,深受当地穆民爱戴。时任山东省统战部长的李敬渔同志到淄博地区视察工作时,专程到淄川看望了沙怀平阿訇,李敬渔对随行的淄博统战干部杨学英、马浩等人说,几十年来,沙阿訇与我们党肝胆相照,是我们党的老战友、老朋友,抗日战争时期,他为组建抗日武装倾其所有,付出了人力、物力和财力,是著名的“八路阿訇”,你们地方上的领导要多关心他。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沙阿訇被划入“牛鬼蛇神”行列,所幸他平日待人宽厚热于助人,太河庄人民也深感他的好人缘,没有受到太大冲击。文革开始不久,沙阿訇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及时地从淄川区太河庄迁回了金岭镇,避免了激烈的批斗。十年浩劫期间,沙阿訇坚守着自己的信仰,坚持在家中完成自己的拜功,他坚信中国共产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党,不久的将来党一定会有拨乱反正的一天。
  三中全会后,我们党及时的调整了路线方针政策,穆斯林宗教生活开始合法化,沙怀平被选为淄博市政协委员。历经了十年浩劫,清真寺受到了严重破坏,殿栏蚀蛀,油漆脱落,瓦碎屋漏,萧疏凄凉。沙阿訇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于是他联合沙怀顺、沙心诚、赵忠府等有识之士,奔走在区、市、省各级政府之间,呼吁尽快恢复清真寺的本来面貌。沙怀平等人的提案得到了党和政府密切关注,政府相关单位急穆民所急,想穆民所想,1979年至1994年以来,在省、市、区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金岭镇清真寺经过四次施工恢复了往日的风采,一期工程修复了大殿,南北配房,讲堂和二门楼;二期工程改建了清真寺大门,增设了望月楼、女拜主大殿。三期工程修建了会议室、会客室、沐浴室及仓库等辅助设施。第四期工程重新铺设清真寺地面,粉刷装修配套设施,使金岭镇清真寺成为中阿合璧、功能齐全的古建筑群。沙阿訇是对教门事业的有心人,他时刻把发扬光大本地区的伊斯兰教事业记挂在心上,文革以来,由于实行极左路线,遏制了民族宗教工作的健康发展,致使淄博地区二十几年来没有培养“海里凡”(经学生)队伍。为了传承伊斯俩目的教门,为本地区的教门事业选拔培养人才,给今后的发展积蓄力量,古稀之年的沙怀平阿訇偕同沙心诚、赵忠府、马厚元等有识之士,积极向各级政府递交提案,要求在清真寺成立海里凡学习班,培养新一代伊斯兰教宗教职业者。由于宗教活动恢复不久,有关部门为谨慎起见,没有马上同意他们递交的提案。他们不顾年老体衰,多次向有关部门反应情况,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最终得到了政府相关部门的同意,分别于1985年、1987年招收了两批十名“海里凡”,经过多年的悉心培养,都已完成学业,具备了为穆斯林群众服务的能力,目前已经成为教门事业的中坚力量。
沙怀平阿訇谨遵圣行笃守五功,他一生严以律己从没有无故放弃过拜功。1991年,80岁的沙老阿訇摔伤了腰腿,刚刚能够自理就开始封斋礼拜,坚持度过了整个斋月。2000年是沙怀平阿訇在今世的最后一个年头,他好像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自1999年12月9日进入斋月后,老阿訇就按时封斋礼拜,亲人和同行都劝他要以身体为重,不要坚持封斋了,沙阿訇开玩笑说,这是自己最后一个斋月了,若是斋不全,到了后世就没有机会补了。儿女们孝顺,明白老阿訇的心思,轮流守在身旁悉心服侍,2000年1月9日,老阿訇愉快的度过了自己在今世的最后一个开斋节,半个月后沙怀平阿訇“归真”(去世),享年89岁。那年冬季天气非常寒冷,老阿訇出殡的那天,天气阴沉雪花飘零,气温达到零下十五、六度,但是前来送殡的人们却异常的多,他们来自不同的行业和民族,其中有政府领导干部、亲朋好友、普通穆民以及许多汉族朋友和其他宗教人士,曾经聘任过老阿訇的清真寺得到消息后,也派代表从数百公里外赶来送殡。鉴于沙怀平阿訇优秀品行和传奇经历,淄博市统战部、淄博市伊斯兰教协会发了唁电,临淄区伊斯兰教协会和清真寺管委会决定,用最高规格为老阿訇出殡。清真寺阿訇、乡老和远来的穆斯林代表,高擎入殓老阿訇的“塔布”(入殓亡人用的工具),安放在空旷的的场院里,全体阿訇、乡老及穆民为沙阿訇传经,参与站“者那则”的人数达5000人之多。沙怀平阿訇一生秉承伊斯兰教爱国爱教的光荣传统,拥护党的领导,时刻与党肝胆相照荣辱与共,他一生勤奋好学、德高学瞻、朴素勤俭、乐善好施、遵经传道、谦恭做人,实为伊斯兰教界的典范和阿訇队伍的楷模。
 
 
 
 
分享: 更多
点击排行
人气排行
图片甄选
京ICP备11021200号 本站内容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Coppyright2009@musilin.net.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域名版权归北京阳光盛景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