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Duost News
伊朗华语台 人物 公司 国际 国内 视频
回族社区
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回顾

可以清心也

来源: 评论: 点击: 我来说两句
饮茶是回回民族优良的生活习惯之一。西北回回惯饮三泡台或罐罐茶;江南回回爱喝龙井、碧螺春之类的绿茶;而云南回回则偏好普洱、滇红。北京回回当喜茉莉花茶。无论地处东西南北,无论糙饮还是细品,回回人的日常生活总是与茶密不可分的。
  京城大宅门里的回回,通常要喝清真老字号正兴德茶庄的高品茉莉花茶——香片。所谓“窨得茉莉无上味,列作人间第一香”,就是对香片无尚赞誉。因此他们的饮茶应当归于品茗。一般回回人家,就没那么讲究了。他们饮茶,一为解渴,二为提神。多以粗制的茉莉花茶为主。有时买上几两高末儿(也称高碎,即各种花茶售后余下的碎末),算是一种享受了。
  我对于茶的钟爱,几乎是与生俱来的。这也许是与祖祖辈辈的遗传基因有关吧。儿时记忆里,印象最深的就是,冬季的清晨,一把坐在火炉上的铝壶,冒着热气,发出哼哼唧唧的声响,与母亲的啜饮与泰斯比赫转动声交织在一起,一股从盖碗儿中散发茉莉花茶香弥漫在小屋里。据母亲讲,我不到四岁时,就已经在大人喝茶时,也跟着抿上一两口。不及十岁,就每天都要喝一杯花茶了。
  到了十六七,便进入了人们常说的社交年龄。那时,唯一的社交活动,就是到同窗好友家串门儿。家长一般也像对大人一样,待之以礼——送上一碗香茶。但却被我以“不渴”为由拒绝,其实我是嫌他们的茶具不清真。
  某次去了一位老北京同学的家里。同学的母亲,照例端上一杯茶待客。看到我的犹豫的眼神,同学心领神会,忙说我是回民。他的父亲碰巧也在,就说,我这里有一套没人使过的瓷器,正好给你用。说罢,便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这叫我十分忐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拦也不是地呆在那里。
  同学推我坐下说,我父母亲可随和了,你不用多想,咱们聊咱们的。不一会儿,同学的父亲端出了一套茶具,取出其中的一个盖碗说,以后你就用它吧,这可是定制的。接着便介绍了这套茶具的来历。
  原来,我这位同学的祖辈是吃皇粮的,在宫里当过差。也曾荣耀京城一时,与梨园行素有往来,其中还出了个名票。以后家道中落,就索性下海了。此人便是同学父亲的七叔,名噪京城的邓一鸣。那套茶具,就是当时的戏迷(现在叫追星族)找景德镇的名窑,专门烧制敬赠的。
  听了这段不同寻常的典故,我不禁小心翼翼地拿起了盖碗端详。碗盖儿上绘有四只蝙蝠,不用说是取纳福之意。碗体圆润如玉,镌有首尾相连一圈墨色小楷:可以清心也可以清心也可以清心也 一时不知从何处读起。
  同学的父亲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便笑着说,这是连环文体的一种,可以从任何一个字读起。比如从“可”字起,就读作:可以清心也。要是从“以”字读起,就读作:以清心也可。要是从“心”字读起呢,就读成了:“心也可以清”了。并且可以首尾连读,绵绵不断。
  我接过话说,还能读成也可以清心。同学说,还能读成清心也可以。说罢一起大笑起来。我的拘谨也随之而放松了。
  同学的父亲接着说,这不过是旧时文人间的一种文字游戏,你们年轻人不要过分模仿。
  我又看到碗足底部有一行小楷:奉赠啸吟雅玩六个字,便问道,啸吟是谁呀?
  “就是我的七叔,他的七爷爷呀!“同学的父亲指着我的好友道,“那时我小,还跟着他老人家一起傍过角儿呢!”
  噢,原来如此,我内心感叹道。刚进门,墙上挂着的一把黄中透红的老京胡曾引起我的好奇。现在我知道了,眼前这位长者,也曾是位票友。
  同学的母亲当着我的面,用清水将茶碗洗了又洗,擦干后,为我倒上了一碗新沏的茶水,一时,香气四溢。我恭敬地双手接过,一饮而尽。感到这是我喝到的最为香美的茶水。它不仅仅是同学一家的一片盛情,更承载着盛情中的一种彼此尊重。
  以后,又多次来同学家玩儿,每次都用那个镌有“可以清心也”的盖碗儿喝茶。去的次数多了,也就变得无拘无束了。不再等人让茶,渴了,就在固定的地方,取出那个盖碗儿,自己斟茶饮。正如同学所说,他们的父母真的很随和。从开始拗口叫他们“叔、婶”,到见面时的随口而出,都是那么自然而然。
  在同学家度过的那么多的夜晚,都珍藏在少年的记忆里。
  毕业后,同学们各自走向不同的途径,时间一久,就断绝了彼此的联系。直到天命之年,同学中有热心者,经过千回百转,才把三十余年未曾谋面的老同学,聚在了一起。见面时,都因有恍若隔世之感,而激动万分,握在一起的手,久久不忍分开。我的那位曾稔熟无比的邓姓同学也在其中。印象中玉树临风的翩翩少年,已经变成了一个体态臃肿的老者了。我看对方如此,对方看我,又何尝不是呢。
  聚会后不久,我又登门拜访了老邓。他的母亲早在十几年前就过世了。父亲健在。当我叫出“大叔”的那一刻,眼睛就湿润了。大叔已经垂垂老矣,精神尚佳,还是那么随和、健谈。他吩咐同学拿出当年我用过的那个盖碗儿,为我满满地斟上一碗茉莉花茶。并且说,这个碗,除了你,这些年别人没用过。这话叫我的心一动,老人还记得我,还记得我的信仰习惯啊!我颤抖地用双手接过,端详着那“可以清心也”的连环文,就像我第一次看到的那样,上面的字还是那么清晰,碗还是那么圆润,只是人都老了。物是人非,是逃不过的天然规律啊!
  这碗茶我喝得很慢,很慢。茶的确“可以清心也”,我是在品味着人生,品味着人品,品味着信仰的价值与高贵。一个人只有真正坚守自己的信仰,就会受到对方的尊重。所谓“自尊者自贵”,就是这个道理。在现实中,有的人因每每的迁就、每每的不自重,所换来的只有轻蔑。
  熟友来访,常常带来一包京城清真老字号——正兴德茶叶店的茉莉花茶。女儿看到说,都什么年代了,礼品这么丰富,怎么还老是送茶呀?
  我答道:茶,可以清心也。年代越是浮躁,人心越是要清。咱们回回信仰的是清真教,心清才可教真呀!
               责任编辑/马寿慈
分享: 更多
点击排行
人气排行
图片甄选
京ICP备11021200号 本站内容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Coppyright2009@musilin.net.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域名版权归北京阳光盛景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所有